第二十七章:艰难的选择_狐嫁女在线阅读

第二十七章:艰难的选择

2018-05-21更新

    我这话问的很挑衅,胡凤楼经常把我家人的死挂在嘴边,用来嘲讽我,昨晚听到水府娘娘说他其实也没这么多牛逼,我就想落井下石一番,探探他的底细。

    胡凤楼听我问他这话,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,情绪并没有我想象的这么激动,而是不屑的回答了我一句:”怎么?你是想死了?“

    “没有,我怎么可能想死呢。”我说着这话的时候,向着胡凤楼凑过去:“我只是想知道,既然你家就连你的修为都这么高,那你家人的本事应该也都很高,那为什么我爷爷一把火,就能把你家人都烧死了,他们不是有法术吗?就不会逃吗?”

    “大厄将至,漫山遍岭都是大火,我一家老小,托儿带口,逃又能逃道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可以去别的山岭里安营扎寨啊。”见胡凤楼并没有因为我说这件事情而生气,我就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这会胡凤楼很明显的似乎不想和我继续这话了,于是他那双狐狸媚眼就很鄙夷的盯着我的脸看,嫌弃的和我说了一句:“把你这张丑脸离我远点,你丑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就被胡凤楼这话说的伤自尊了,本来我还是鲜少的跟他套近乎呢,没想到他还嫌弃我,他嫌我我还不喜欢他呢,于是从他身边起开,坐到旁边的沙发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真没想到,我现在这会问起他家人的时候,他竟然没发脾气,这真是稀奇,只不过,我还是有些怀疑,这只是一场火,真的就能把胡凤楼全家都烧死吗?

    只是现在外面磅礴大雨,外面的车都被水淹了,我该怎么出去,而且看着我现在还泛红的手腕,这要是这镯子真的从我手上拿不下来,这雨不会一直都下吧,就这雨势,这要再下个两三天,我们这座城都快要淹没了。

    见我一脸惆怅的望着窗外,估计也觉得雨这么下去也不是事,于是胡凤楼就问我:“你上学都学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也没学什么,就是学学摄影,画画图,也没啥好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没啥好学的,那你为啥要去上?”

    “因为是大学啊,上了可以找到好工作,报效祖国。”

    听我说这话,胡凤楼顿时就对我哼了一句:“就你还报效祖国。——行吧,我去给你和那娘们说说,叫她给你多宽限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胡凤楼说着这话的时候,从沙发上起来,而这时,门外面忽然就窜进来一条油光水滑的黄影子,这影子一进家门,就立马站起身来,使劲的摇晃身体,晃了地板上一地的水后,这才顺着沙发脚向着我身边爬了上来,看见胡凤楼这会要出门,就喊了一句胡凤楼:“外面下这么大的雨,二爷你是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这声音是黄小跑的,但是此时胡凤楼根本就没搭理黄小跑,自己开门出去了,而黄小跑见胡凤楼走了,顿时就像是课堂上老师不在的学生似的,一把就往沙发上一躺,翘着两根短短的二郎腿,转头就问我说:“秀秀,家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,赶紧拿来给小爷我尝尝?”

    我都准备走了,家里哪还有什么吃的,于是我就给黄小跑拿了一瓶酒给,给它倒在了杯子里,问他说我交代他的事情办好了没?

    “胡九霄不在长白山,守山的那几只胡皮子,说我是外来的黄仙,愣是一步都不让我踏进长白山,真是气死小爷我了,白白的在长白山脚下等了胡九霄这么久,都没看见他影子。”

    这事情要是没有通知到,要是我走了,胡九霄来了,那是不是就太怠慢他了?

    黄小跑气的喝了一口酒后,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,跟我说:“听说你要去湖北,那胡凤楼他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跟我一起去。”我回答了一句黄小跑。

    黄小跑听我说完后,顿时就有些惊讶,张大了他的嘴巴,露出了几颗尖尖的牙齿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他怎么会答应你去湖北?胡凤楼他这胡二爷的名号,只在我们东北叫的响,再说自从他全家死绝,家境没落后,这二爷的称呼,也只是个摆设,没几个仙家把他放在眼里的,以前有他家的势力给他撑腰,走遍天南地北也不怕,现在就他一个人,并且胡家从前结怨太多,这要是出去了,很容易被外面那些妖邪盯上,况且南方道教盛行,修道之人众多,我们虽然说是仙家,但其实也就是动物修炼的妖怪,要是被什么邪道打了什么歪心思,二爷修炼的那颗快上千年的狐丹,在他们眼里,可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啊,吃了可以年延益寿,青春不老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狐丹?”我还没听谁说过,胡凤楼还有狐丹这事情。

    “狐丹就是狐狸用来修炼吐纳的一颗珠子,也叫内丹,就是二爷上你身的时候,你会感觉喉咙里有个什么圆圆的让你不舒服的东西,这个就是狐丹,每种动物修炼的方式不一样,狐狸炼丹,我们黄鼠狼拜月,二爷的这颗丹,跟他的命差不多重要,要是这狐丹没了,二爷就会变成一只普通的狐狸,所有的修为,就功亏一篑,一切只能从头再来了。”

    之前我还以为胡凤楼没什么弱点,但却没想到,这狐丹就是胡凤楼的弱点,如果我把他的内丹给拿了,他就会变回原形,对我再也没有任何威胁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才能把他的狐丹拿出来?”

    当我问到黄小跑这句话的时候,黄小跑顿时就警惕的看了我一眼:“秀秀,你可别做傻事啊,我们动物修炼,全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,日复一日的修炼,才能幻成人形,有成仙的机会,虽然说胡二爷杀了你全家,但也是你爷爷将他家人烧死在先,就算是扯平了,你若是再拿他狐丹,损他修为,那可真的就太不厚道了啊。”

    见我不吱声,黄小跑似乎怕我真会对胡凤楼做出这种事情来,并不想淌这趟浑水,转头看了看外面已经变小了的雨水,于是就赶紧的跟我告辞,说他还有别的堂口的事情要去处理,刚才他跟我说的话,我就当没听见吧。

    说完酒也不喝了,从沙发上跳下来,急匆匆的就向着外面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黄小跑每次都是急冲冲的来,又是急冲冲的走,而在黄小跑走后不久,胡凤楼就回来了,他一回来,外面的雨就停了,几道傍晚的阳光,穿透过窗户,向着屋里照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成了,那娘们答应给你一年的时间,一年内你要是再不把这镯子从你手上弄下来,她再来找你算账。”

    本来我是很想去学校的,但是刚才听了黄小跑跟我说的话,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对去学校也没有了之前那种渴望,也不知道是因为知道了对付胡凤楼的办法,还是因为就像是黄小跑说的,胡凤楼去了南方,危险会很大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说,今天都已经晚了,就算是在要去学校,也是明天去。

    晚上我和胡凤楼躺在床上的时候,我考虑了很久我要做什么打算。

    胡凤楼明知道去南方有危险,还愿意跟我一起去学校,刚才还去为我争取时间,他看起来也没这么坏。

    可是我更巴不得胡凤楼死,他死了,我就算是为了我惨死的家人报仇了,我也得到了自由,可是我

    考虑到最后,我还是选择了前者。

    虽然我十分不愿意做这个决定,放弃能对付胡凤楼的机会,但还是转过身,对着胡凤楼说:“胡凤楼,要不,我不去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

推荐阅读:

《天师密码》

群聊信息


推荐链接